当前位置:脑残协会 » 脑残新闻 » 正文

我担任麻醉医师时,经历过好几次神奇的自慰受伤案件。

帅锅 / 2013-08-08 / 我担任麻醉医师时,经历过好几次神奇的自慰受伤案件。无评论

我在成为法医之前,曾经在医院的急救中心担任过麻醉医师,当时也经历过好几次神奇的自慰受伤案件。

这些案件的绝大多数都是由于患者自己往肛门里塞了各种各样神奇的东西造成的。所有的伤者都是男性,而且大多数都是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知识分子。虽然从急救医生的角度,我们不太好过问对方的性向和性嗜好,但是他们往自己身体里插东西这点确实明白无误的。因为我们的肛门深处,在直肠的上方就是前列腺,所以想来他们是想通过这个方法来刺激前列腺,获得更多快感吧。

有一次,我们接收了一名男性患者。他刚到的时候,从外表上没有看出任何异样,经询问后我们才知道,他把一个直径大约为5厘米的剃须泡沫的喷罐塞到了自己的肛门里,而现在又拿不出来了。我们先尝试着从体外找找这个罐子的踪迹,但是怎么观察都丝毫看不见它的影子。没办法只好让他去拍了个片子,从片子中固定罐子在直肠中的位置——我记得当时在片子中发现这个罐子时,我们还忽然觉得挺感动的……

不过那当然不是个感动的好时机,如果不尽早取出喷罐的话,会相当危险。于是我们对他实施了腰椎麻醉,将他固定在了一般孕妇分娩时使用的分娩台上——当然,下半身得是脱光了的。外科的医生拿着手术中用来夹取物体的钳子,对他说:“如果不这样的话,那就只有开腹才能把东西拿出来了。”然后,在患者惨白的脸色下,我们在其肛门周围涂上了一种名为利多卡因凝胶的麻醉剂,将钳子伸入其肛门开始抓取……大概在肛门内10厘米左右的地方,钳子碰上了里面的喷罐,并成功将其取了出来。在取出的过程中,我的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的是“生了!生了!”的场景和声音,而且成功取出的一瞬间,在场的所有医护人员也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后来我们观察那个被取出的喷罐时才发现,喷罐的底部的钢材已经被折弯了——想来患者为了把它放进体内也下了不少功夫吧。

比喷罐更危险的,是我们曾经遇到过一位把直径大约为2-3厘米的钢笔插进身体里的患者。从片子上来看,钢笔已经被插到了S型直肠上方,距离肛门入口足足有20厘米。这个深度已经不可能采用体外取出术了。所以我们立刻安排了开腹手术,用手术钳夹住钢笔所在位置前后的直肠,然后将这一部分直肠切断,这才将里面的钢笔取了出来。但这还没有结束,取出钢笔后,我们将切断的直肠两端进行缝合,才结束了手术。之所以不直接将直肠切开取出钢笔的话,是担心发生感染。因为我们的肠道内部并不是无菌状态,如果在腹腔内切开肠道的话,很可能会导致腹膜炎的发生。而且,钢笔所堵塞住的肠道也已经坏死,并没有继续保留的必要了。

手术结束后,钢笔我们还是还给患者本人了。

在这些案件中,最有趣的一点,其实是患者们对医生“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提问时的回答。他们不约而同地说:“是因为不小心坐在了这些东西上面。”无论是钢笔也好、体温计也好、喷罐也好,所有人的回答都出奇的一致。猜想他们不是觉得这个答案有多合理,而是因为实在也想不出别的更合理的答案了吧。而且他们在来医院就诊前也都有想通过自己努力将东西取出的行动,比如说喝大量的泻药,或者企图用手将体内的东西取出等,但是这些行为不仅没有效果,反而会使情况更加恶化。

总之一句话,人啊,特别是男人啊,真是一种可怜的动物……

您可能感兴趣: |

帅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