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脑残协会 » 脑残新闻 » 正文

两狱友半年内肢解烹煮5夜场女

帅锅 / 2013-08-02 / 两狱友半年内肢解烹煮5夜场女无评论

羊城晚报讯 记者程伟报道:1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审一起耸人听闻的案件。两名男子狱中相识,出狱后混迹于夜场,半年之内对五名夜场女下毒手,作案手法一致且血腥残忍:吃饭-发生性行为-抢劫-杀人灭口-抛尸于路边沟渠。

起诉书显示,两名被告在韶关乐昌监狱服刑期间认识,均为减刑释放人员。林鹄,1977年出生,茂名人,中专文化,因抢劫罪于2002年6月被广州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2011年5月减刑释放。谢秉佑,1980年出生,始兴人,初中文化,因犯抢劫罪,于2001年被始兴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2007年11月减刑释放。

出狱后,两人先后来深圳务工。据检方指控,从2011年12月起,两人合谋抢劫、杀害五名夜总会“三陪女”,共劫得现金人民币4万余元,手机7部、首饰若干。

第一起杀人案发生距离林鹄出狱仅七个月的时间,作案过程令人毛骨悚然。当天19时许,林、谢两人随身携带作案工具的旅行箱来到深圳罗湖区某假日酒店开房。随后,林鹄致电被害人孔某,以嫖宿为名邀约其到该房。 20时许,孔某依约来到该房,即被林、谢两人控制,劫走随身现金数百元、手机两部。当晚,林、谢两人用毛巾捂死孔某灭口。其后,两人将尸体残骸丢弃至布吉街道一条水沟内。

2012年5月,两人为了方便作案,专门租下位于罗湖区春风路长丰苑内的一套出租屋,并购买了作案工具存放于该处。然后两人开始作案,几乎每周都诱杀一名女子。

5月18日晚,两人来到夜总会唱歌喝酒,挑选被害人陈某坐台。次日凌晨1时许,林鹄将陈某带至出租屋内嫖宿。2时许,谢秉佑回到该房。两人控制住陈某,劫得现金6000余元、手机一部、银行卡一张、首饰若干,逼问出银行卡密码。随即,谢秉佑出门从柜员机内提取7700元。9时许,两被告睡醒后共同用毛巾捂死陈某灭口,当晚将尸体残骸丢弃到宝安沙井街道一条水沟内。

采用同样的手法,两人分别于5月29日、6月5日、6月12日杀死坐台女袁某、谭某、宋某,劫得钱财2.6万余元、手机、首饰等后抛尸。

6月20日,两人以嫖宿为名,电召被害人周某,意图抢劫杀人。次日凌晨,公安机关在出租屋内将两人抓获归案。

庭审现场

多名被害人家属恸哭

被告认罪但态度冷漠

1日下午3时,该案在深圳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大批被害人家属到场旁听,旁听席全部坐满。当两名被告被押进法庭时,现场家属的情绪瞬间被点燃,纷纷离开座位冲向被告,“打死他!”“做出这么狠毒的事情!”“我要看着他死!”一名男子情绪一度失控,扑上去想要打两人,被法警隔开后还向法警下跪,请求“就让我打他一下!”

庭审现场,当检方宣读起诉书时,不少被害人的家属趴在前方座位靠椅哭泣,几名被害人的母亲更是几度失声恸哭。然而,记者看到,两名被告并未“怯场”,面对情绪激动的家属,他们面无表情。

庭审时,两人都表示认罪,但是林鹄在回答检方问题时表现得非常冷漠,且声音很小,大多数回答为“不记得了”、“跟你起诉书里说的一样”。

此案昨天并未当庭宣判。

各界关注

夜场女子安全难以保障

此案发生后引起广泛关注。深圳市娱乐场所行业协会曾发出倡议,建议从业人员要“四个做到”,包括身上不要携带过多财物、首饰、银行卡等,记住不露财;夜晚回家避免独自出行,尽量结伴回家,搭的士回家;不要随便答应陌生人的邀约,跟陌生人去不熟悉的地方;发生案件之后及时报警求救。

深圳金卡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兴彬对如何保护夜场女的人身安全不太乐观。他认为,这个群体本身从事的就是“高危职业”,因为她们的“工作场所”极具私密性,且往往都是“上门服务”,所以她们的人身财产安全很难得到保障。另外,由于这个“行业”本身非法,以致在发生案件前无法得到保护,“失足妇女要想远离被害的危险,尽早从中解脱出来才是正确选择”。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波认为,从近年来的案件来看,失足妇女这个群体已经成为案件高发的高危重点。犯罪分子利用失足妇女的行业特殊性以及案发后不敢报案等特点,专门寻觅她们实施犯罪。赵波呼吁,失足妇女应学习一定劳动技能,自强自立,提高警惕防备意识,最大限度地保护自身合法权益。

您可能感兴趣:

帅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